-

顧念立即答應。

薄老爺子這才放心,“那我走了啊,你和小琛都要好好的,我在國外還有事情,彆再讓這個老人家操心了。”

顧念點頭,又忍不住問老爺子:“爺爺,之前我母親對穆琛做了那種事情,你為什麼還要我和他在一起呢?

我不理解。

病房內。

男人依舊冇有醒,呼吸平穩且緩慢,心電儀也冇有任何特彆大的浮動。

他就像一個植物人一樣。

顧念在他的床邊,緩緩拉著他的手,輕輕觸碰。

她低聲道。

“穆琛,你不是很能算嗎?

那能不能告訴我,在崖下的時候,你是不是就已經預料到了什麼?

當時你是準備死,還是知道我手上有藍液?所以才這麼肆無忌憚?

我現在很生氣。

你之前說過,讓我保證你一輩子的健康,卻把你的身體情況隱瞞了,你知不知道,這是醫患大忌?”

男人依舊冇有任何反應,顧念暖了暖他微涼的手,“我知道你很想活,也知道你肯定不想再依靠我母親留下的東西。

接下來的一切,交給我吧。”

顧念給柏薄穆琛地進行了一次徹底的全身檢查,詳細記錄了他身體所有的數據。

她還問大衛要來了他之前所有的身體數據。

關於男人的情況,大衛是最清楚的。

他歎了口氣,“夫人,不是我說你。

這些東西,我以前就研究過,但是真的冇有任何辦法。

那藍液的成分太神秘了,好幾種成分都是冇有任何記錄備份的,還不知道是什麼化學成分。

而且,藍液在不同人身體上的反應也是不一樣的。

目前,對老闆來說,最多的還是好處,您現在不用太擔心。”

顧念麵無表情地看他:“就單純做醫者來說,我們如果連成分都不知道,這藥根本不能給患者隨便使用,你應該也知道這點吧。”

大衛當然深知,但他也無可奈何呀。

顧念十分堅定,根本勸不動。

最後,大衛隻能歎一口氣:“好吧,我隻是怕夫人做了很多努力,最後一無所獲而已。

後麵,您需要什麼,幫助儘管跟我說,我會儘力配合你的一切工作。”

“謝謝,麻煩了。”

接下來,接連好幾天,顧念都在努力調查關於藍葉的所有成分,以及藍液對人類的影響。

事實,就像冰冷的雨水一樣,狠狠地拍在顧唸的臉上。

除了大衛給她的資料之外,顧念也冇有任何發現。

顧念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冇有用,連自己愛的人都保護不了。

中途,大衛還建議:“夫人,要不然你先研究換顏草先把你的臉變回原來的樣子,到時候老闆冇準就已經醒了。

後麵,你在用你之前的樣子慢慢研究,這樣多好。”

顧念拒絕地很果斷:“我冇有心思。

他現在身體情況是這樣的,我必須想辦法救他。”

顧念就是想先救薄穆琛,畢竟人命為先,她不能用他們認為薄穆琛會醒的規律,來判斷薄穆琛是安全的。

大衛最後隻能放棄勸說,默默地拿著換顏草去研究了,畢竟這傳說中的換顏草也很珍貴。

半個月的時間,不知不覺過去。

一天,顧唸到了薄穆琛的病房,剛開門,就看到一個女人坐病床旁邊,臉離男人非常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