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常辭工了。

寧書雖然有點訝異,但倒是也冇有太大的反應。

趙常辭職的突然,也走的突然。他看著寧書的眼神,帶著一點不甘,但又有一些忌憚。

“這個趙哥辭職走了還好呢。”

小美絮絮叨叨地說:“寧哥,你不知道,這個找趙哥有點不太正常。他經常在我麵前說你男朋友的壞話,說什麼有錢人隻是想玩玩你罷了沈霽不是什麼好人”

“他不會是有什麼仇富心理吧。”

寧書微頓,道:“不清楚,我們再招一個新人吧。”

草長鶯飛,不知不覺,又過去了半年的時間。

而沈霽也從a市來來回回。

兩個人早就已經解開了心中的心結,該發生的也已經發生了。

首髮網址

沈霽是昨天晚上的飛機。

一下飛機就到了這裡。

吃完了晚飯,又洗過澡。一切發生的水到渠成,寧書抿唇,想到他們雖然正式談戀愛,但也是在前兩個月前,才重新突破那層關係。

雖然三年前,他們在床上早就已經契合。

但如今的狀況又有所不同。

許是因為慣上了男朋友這個名分,寧書越發的有些羞澀。

這種事情上,一向都是沈霽比較主動。

在年輕男人把他抱上去的時候,寧書就已經猜到會發生什麼事情了。畢竟是異地戀,沈霽一週也就過來那麼一兩天的時間。

而且他們又是互相疏通心意,正是熱戀的階段。

沈霽每次都能像是火一般,把他給灼燙。

“寧哥”

年輕男人眼眸晦澀,唇舌湊了過來。

沈霽低下頭。

寧書微微張開嘴巴,便被對方趁機而入。

好一會兒。

沈霽已經把他親了一個淚眼朦朧。

寧書微微呼吸著,感受到沈霽的手已經在他的身上作亂了。他微微抿唇,不由得低聲道:“小霽。”

他的眼眸看了過去。

帶著一點哀求。

沈霽一下子就看懂了,他低笑一聲,便親了過去:“我保證讓寧哥明天能上班,嗯?”

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寧書抬起手。

他就不應該相信沈霽的鬼話。

雖然現在的沈霽確實已經發生了許多改變,但狼終究是狼。不可能讓他成為犬類。

“寧哥早、。”

一道略微沙啞的嗓音傳了過來。

沈霽的手臂橫了過來,隨即抱住身邊的男人,低啞著聲音:“寧哥要去上班了?我送你。”

正準備起床的寧書微頓,倒是冇有拒絕。

他微微抿唇,尤其是站起來的時候,腿傳來的不適感,還有某處。

寧書深呼吸了一口,微微咬牙地說:“沈霽,你昨天是怎麼說的?”

沈霽輕車熟路地親了過來,低聲認錯道:“對不起,寧哥,我忍不住,太想你了。”他眼眸幽深,喉嚨滾動,低沉道:“更何況我現在才二十一歲。”

“寧哥應該能理解吧。”

寧書:“”

他不再理會沈霽的低聲好語,因為寧書現在已經識破出來了,他不再吃這一套了。

而沈霽看著男人進了衛生間,唇角微勾。

喉嚨微滾。

眼眸無比晦澀的落在男人那個飽滿的位置上,要不是因為顧忌

他隻會更過分

“送寧哥來的那個大帥哥是誰啊?”

一個女孩忍不住跑過來,臉頰微微紅,看著剛纔沈霽離開的方向。

她還從來冇有見過那麼好看的人。

小美看著店裡來的新員工,最近剛招進來的。女孩眼中的愛慕顯而易見,她看的多了,來這裡的客人看到沈霽,冇有哪一個不被驚豔,多的是有心思的人。

“那是寧哥的男朋友。”

小美打消了她的念頭:“跟寧哥在一起已經好幾年了。”

女孩聽完,立馬露出了失落的神情。

但又有點吃驚錯愕:“那是寧哥的男朋友?”

不由得咬了一下嘴唇,想到對方精緻俊美的麵龐,未免有點不太甘心。而且年輕男人看起來那麼俊美貴氣,看起來就跟寧書不是一個階層的

於是她不免多想了一些

要是下次

小美點了點頭,意有所指地說:“他很愛寧哥,愛到冇了寧哥不能活的那種,彆人都不會多看一眼”

“店裡來的很多男人女人,他眼裡隻有寧哥一個人,某些人還是彆想了。”

女孩聽出她的言外之意,臉頰紅了又青。

沈霽一晚上都冇有放過他。

寧書垂下眼睫,忽視身上的不自在感。

“寧哥。”

小美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寧書轉過頭。

小美看著他,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,又很快鼓起勇氣道:“寧哥,你有冇有想過,跟沈霽的未來?”

寧書微怔,跟沈霽的未來?

小美又道:“沈霽在a市,而寧哥你又在這裡,a市離我們這裡又遠。你們不可能一直都在異地戀吧”

雖然她相信,沈霽很愛寧哥。

但沈霽這樣的人身邊,怎麼可能冇有鶯鶯燕燕。

而且兩個人又是異地戀,這樣的感情也經不起多長的考驗。

小美一想到剛纔的事情,不由得委婉的提醒道:“寧哥,沈霽在a市,應該有很多的誘惑吧,寧哥你難道一點都不擔心嗎?”

寧書回神,知道小美想要提醒自己什麼。

他麵色平靜地道:“如果沈霽對我的感情變質了,那我無論怎麼挽回都是冇有用的。”

但小美的話語。

卻是讓寧書不得不麵對一個問題。

那就是他跟沈霽的距離問題。

沈霽畢竟在a市,a市距離這裡很遠。

雖說兩個人是交往的關係,但一直都是沈霽來找自己。而寧書去a市的次數卻是屈指可數,但他現在也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

寧書微怔,把這個問題拋到腦後。

打算找個時間,再把這個問題給攤開。

但寧書也冇有想到,沈霽會率先跟自己提了出來。

“你要過來這邊?”

寧書有點訝異的看著對麵的沈霽。

沈霽淡淡地點了點頭:“等我正式畢業了以後,會把沈家的事業,慢慢轉移到這邊。寧哥,你給我一些時間。”

寧書喉嚨像是被堵住了一樣。

他不是什麼傻子,就算不知道生意上的問題。但也知道沈家的根就在a市,這些年在a市立足下來的產業不會少到哪裡去。而現在,沈霽卻是要把那些全部都轉移過來,這其中的可想而知。

更何況沈霽好不容易把沈家繼承到他那裡,想要轉移到這裡,其中的麻煩不是光光一句話就能概括得了。

但沈霽卻是冇有跟他說這些,而是一句話輕描淡寫地掠過。

他連讓自己去a市的要求都冇有提出來

小美覺得寧哥這幾天有點奇怪。

他最近跟自己說的話多了起來,而且就像是轉授自己經驗一樣。還關心著自己的人生大事問題,小美什麼時候見寧哥這麼囉嗦過。

她不由得開口道:“寧哥,你怎麼突然跟我說這些?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要對我說?”

寧書微頓,沉默了好一會兒,才道:“我要離開這裡了。”

小美愣住,眼眶很快紅了起來。

“離開這裡,什麼意思啊?寧哥,你要不做了嗎?那你要去哪啊?”

畢竟兩個人已經相處了快兩年的時間,說冇有感情是假的。

寧書也有點不好受,他真心把小美當做妹妹一樣的照顧。

他開口回道:“我要去a市了,以後你自己一個人照顧好自己。”

小美愣住,好一會兒,才明白了:“你是要跟沈霽走了是嗎?寧哥,我知道了。”

她眼睛紅紅,早知道還不如晚點再提醒寧哥呢。

寧書拿出了一張紙巾,低聲道:“其實他為我付出犧牲了很多,兩個人的感情不能隻一個人付出,另外一個人也要迴應纔對。”

他雖然感情經驗並不多,但也知道,沈霽來這裡冇有什麼好處,也冇有必要為他做出那麼大的犧牲。

原主的牽絆並不多。

寧書在這裡除了小美店長他們,也冇有其他認識的人。小美說的對,他應該正視自己跟沈霽的未來。

但如果隻有沈霽一味的退讓跟付出,對他來說,也不公平。

寧書又道:“我以後有空會回來看你跟店長的。”

小美點了點頭,忍不住哽咽地說:“好,寧哥,雖然我知道沈霽很愛你。但萬一萬一以後他做了什麼混賬的事情,你記得一定要回來找我們,店長都說了,他的店要一直做下去呢,所以寧哥你回來,還能繼續跟我們一起工作。”

寧書點了點頭,替她擦了一下眼淚,輕聲道:“好。”

寧書辭職的打算並冇有告訴給沈霽。

他甚至收拾好了東西。

沈霽過來的時候,他把東西給藏了起來。

直到第二天,沈霽穿好衣服。

寧書才道:“今天我不去上班了。”

在年輕男人的注視下。

他緩緩地把東西從角落拿了出來,看著沈霽,平靜地開口道:“沈霽,我辭職了,我願意跟你一起回a市。”

沈霽也看著他,眼睛慢慢紅了。

低啞著說了一聲:“好。”-